作者:短歌
短片"翔"的原著小說

時間:現在,大學一年級
“嗶”七點鍾整 , 剛踏出215教室 , 一個身長185公分 , 重70公斤的黑影十萬火急的朝我奔來。
「翔!快點快點,我餓扁了啦!今晚上那兒吃飯?」
我好笑的看著他說:「我說焰,你體諒一下我連上了三堂微積分,現在全身無力兼想跑厠所好嗎?」
古銅色的臉龐先是楞了一下,接著露出一口白牙笑道:「sorry,我忘了你今天四點到七點是微積分。」
這是開學三週以來,每週四必發生的對白。
回 憶
焰是我從小穿同一件褲子長大的鄰居兼好兄弟,深遂的五官加上古銅色的肌膚,讓他看起來像個原住民帥哥,個性豪爽開朗,一根腸子通到底,但有時又意外的纖細敏感(不過是偶爾),女生們封他為「超級陽光男孩」。

我跟他完全相反,我一身曬不黑的膚色,總介在黃種人跟白種人之間,五官也頗端正,笑起來感覺很溫柔,不像他那種活力四射的陽光笑容。
不過有一點我實在不明白,我明明一點都不憂鬱,但雌性生物群卻管我叫「憂鬱王子」,只因為我歌唱冠軍唱的是「愛情多瑙河」?(鄭重否認我一點都不憂鬱啊!)

我體重58,身高175,矮了焰十公分,幸好他沒再抽高,不然站在他身邊自信心會大受打擊。他擅長籃球、棒球、拳擊和田徑,我擅長網球、排球、歌唱舞蹈和體操,我們唯一的共同興趣是游泳。

因為學區關係,我們從幼稚園、國小到國中都同校,其中國中還同班呢!我們是末代聯考生(74年次的)志願卡上的學校代碼填的一模一樣,加上分數沒有差很多,理所當然上了同一間高中。

時間:高中一年級
「噹噹噹噹~~~」下課鐘一響,我馬上不顧形象張大嘴巴,伸長手臂,來個喝欠加懶腰「啊~~~」突然一隻手從窗外伸過來摀住我尚未呼完氣的”大業”,
「喝!」我嚇了一跳,用力揮開,馬上聽到那隻手的主人一聲痛呼,我無奈的看向後走廊說:「你太閑了嗎?」
焰擺出極度無辜的笑容說:「沒有啊!我是怕你太沒形象,辜負了你國中時被女生選為”最佳情人”啊!」
「是喔!是喔!你這個少我三票的第二名不忌妒嗎?還替我維護形象啊!」我一臉”你少來了”的表情。
「唉呀!你怎麼記得那麼清楚?是不是怕高中時人氣會輸給我?」他笑得一臉痞樣。為了別讓寶貴的十分鐘被閑扯完,我趕快進入話題
「ㄟ!別鬧了,談點正經事吧!你有沒有被選為啥幹部?」
「哈哈~~~~我毛遂自薦要當體育股長,所以就不會被選上其他辛苦的幹部了!」我看著他笑得得意,實在很想脫鞋子砸他,他看我一臉大便樣,很沒良心的笑得更大聲「哈~~~~你一定又被選為班長對不對?學學我,多聰明啊!哈~~~~」
哼!要不是唸在兄弟一場外加我打不過他,我一定免費奉送他一拳KO!

剛開學真的頗忙,又是卡拉ok歌唱大賽,又是班際球類比賽,又要選社團,接著校慶快到了……。我跟焰因為暑假游泳遊上癮了,所以現在依然每天五點半約去游泳,七點再趕去上課,好幾次都差點遲到>_原本想說高中大家都忙,心智上也比較成熟了,不會再像國中一樣,搞些無聊的票選,結果我大錯特錯,經過校慶運動會後,各家好手都出了名,所以下學期一剛開學就開始大票選,名目花招比國中更誇張,有”最佳籃球明星””最佳排球情人””男&女性性幻想對象前三名””情歌王子””最佳男&女演員””足球天王””少男殺手”…..明明就是利用聯課活動的私下投票,卻搞得比公開性的模範生選舉還盛大,女人這種生物實在難以理解……這就算了,校內的男性同胞竟然有一半熱情響應,現在每個班都有幾個焦點人物了,而我跟焰呢?相當後悔當初為何要那麼賣力的為自己的班級爭光,這根本是自討苦吃,走在走廊上總覺得上百雙眼睛都盯著我們,三班的阿緯更慘,因為他被選為校草(哈~~~幸災樂禍中),全校正試著湊合他跟新誕生的校花,一般人應該會覺得成為焦點人物很光榮,不過我們國中玩了三年這種遊戲,實在是怕了,只好無奈的根焰互相安慰,祝福彼此不要成為八卦謠言的主角。

很不幸的,我的願望幷未實現。發生了什麼事呢?事情是這樣的,通常在期末考時的自習課,班上都蠻亂的,有人在念書,有人在睡覺,有人群聚聊天,有人在玩你追我跑的遊戲,有人互相猜題。焰就大辣辣的跑來我們班跟我打賭猜中考題的精準度,順便計畫一下考完要去哪裏晃晃。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一隻手敲了敲我旁邊關上的窗戶(我的座位在靠後走廊的窗邊),我想說是學藝股長阿芳要跟我借筆記,於是毫不猶豫的打開窗戶,窗口瞬間出現一台相機,對準我的臉,在我楞住的時候「啪嚓!」一聲,隨閃光燈響起,附近的同學注意到閃光燈,紛紛看向我這邊,焰跟我這才回神探向窗外,只看見一個火速離開的女生的背影。各位一定覺得這沒什麼好提的,問題是這樣簡單的一件事經過班上一傳十,十傳百後,再經過bbs熱烈討論後出現許多版本,而我跟焰是隔天才知道的,因為隔天我剛到學校就被班導叫到辦公室,問我昨天是怎麼回事,我才知道這件不算八卦的八卦最熱門的版本是「昨天自習課時,二班的班長和他(指我)的地下情人決裂,女方氣不過而偷拍他的照片,打算放到網上公開要求道歉。」搞什麼鳥啊!我啥時有情人了?我本人怎麼不知道啊?版本二「一班的體育股長(指焰)和二班的班長在班上公然接吻,被有心人士拍照」拜託,我跟焰不是這種關係好嗎?還有更誇張的是「二班班長公開交往一年的女友,兩人在自習課拍照承認情人關係」。所以今天一早各班導師都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光看著我,覺得我身為班長竟然做出這種妨礙校園秩序的事,經過幾節課的努力,隔天事情終于明朗化,是一個二年級的學姊,在去年的運動會時喜歡上焰,又不敢告白,才出此下策,原本她是要到一班拍照,經過二班時發現焰,情急之下在敲窗後鏡頭對成我,造就了我悲慘的學期末。

雖然如此,我跟焰還是過了個快樂的暑假,兩人跑去墾丁、西子灣、安平、民雄、阿里山、日月潭、八卦山、員林、九份、北投、士林…...等,中途迷了很多次路,還差點回不來,回來後兩人睡的跟豬一樣熟,還決定明年暑假要去逛東部^_^。一切都很順利,一切都沒啥不同,直到高二上學期,有了突發性的改變,讓我措手不及。

時間:高中二年級
高二一開始就是分組分班,我選了社會組,焰到自然組。我們班的班長筱絮很快就跟我這個副班混熟了,因為我們都很愛打網球和跳舞,於是假日除了早上和焰去游泳外,下午就和筱絮去打網球,有空就一起吃晚飯順便想想新舞步,準備在二年級的校慶秀一下。

一個月後,校慶的腳步近了(十月底校慶),我和焰都為了校慶忙得不可開交,兩人見面的機會就比較少了,我幷不是很在意,因為去年校慶也是如此。因為我有先天性的低血壓,所以早上要自己起來很困難,焰都會在第一時間call我,然後提著早餐衝到我房間把賴床的我打醒,多年來都是如此,校慶及運動會當天也不例外,我們兩一進校門就遇到筱絮,
「早啊!翔,焰,今天明天等你們兩大顯身手囉!」筱絮今天好像很high,讓我心情也跟著high起來了,
我轉向焰說:「你先上去處理你們班的事吧!我跟筱絮有事要討論。」
焰定定的看了我一會兒,才點點頭轉身上樓。
筱絮皺了皺眉道:「他怎麼了?」
我納悶的說:「我哪知道啊?」
筱絮調侃我說:「嗯?怎麼不知道啊?你不是他肚子裡的蛔蟲嗎?」
我不甘示弱道:「嘿!別把本大帥哥比喻成一條噁心的蟲好嗎?社會組的要有點氣質知道嗎?」
跟筱絮邊走邊鬥嘴,鬥到已經亂成一團的班上才開始討論今天要忙的事。開幕典禮後,因為我們班沒擺攤,所以就到焰的攤位去串門子,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覺得焰好像不太喜歡筱絮,吃過中飯後我就把筱絮拉到樹下,
「筱絮我問你一件事,你要老實回答我喔!」
筱絮看我一臉嚴肅,壞壞的笑說:「可以啊!不過~~~有條件唷!」
「條件?什麼條件?」筱絮很少對我有所要求,所以我頗好奇她會有什麼條件,她聽我這樣問,馬上變的很嚴肅,「你要先答應我,我才回答你的問題」
我感到很奇怪,又不敢冒然答應「要我做得到才能答應妳啊!而且我只是想問你以前是不是跟焰有過節。」
「我跟焰?」筱絮好像對我的問題很訝異,臉色隨即凝重起來,我想不會吧!真有過節?我心裏不知為何有種強烈的焦躁感,急欲知道他們之間是不是真的發生過什麼不愉快的事,我從不是個會探究他人隱私的人,但我就是覺得關於焰的事
我非知道不可。
「快告訴我嘛!」
筱絮幷未鬆口,「不行,你要先答應我的要求。」
我著急的問「妳確定這件事我做得到?」
筱絮猶豫了一會兒才說:「我想不難,但是個很嚴肅的要求。」
我想筱絮應該不是個會故意刁難人的人,她說不難,我應該就做得到吧!在一番掙紮後我終於開口:「好,我答應妳,什麼條件妳說吧!」
她頓時雙眼一亮,大聲歡呼:「YA!你說的唷!不可以反悔唷!」
我被她的反應搞糊塗了,怎麼一會兒嚴肅,一會兒又high呢?
只能楞楞的說:「好!好!君子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她這才放心的說:「我先告訴你答案吧!我跟焰以前雖然同班,但我們之間並沒有什麼過節,ok?」
…..我聽了有種被耍的感覺「那為什麼他每次看到你都不太高興的樣子?」
筱絮皺了皺眉說:「有嗎?你想太多了吧!」
「是喔!」我聽了不自覺的鬆了一口氣道:「好吧!你有什麼條件就說吧!」
筱絮又變嚴肅了,她說:「翔,你聽好了,那就是我、喜、歡、你,我要和你交往!」
「………」
「翔,你剛剛答應過我的唷!」
「………」
筱絮笑得很甜,開心的看著已經石化的我,不知過了多久,我終於回過神,筱絮依然甜甜的笑著看著我,樹葉隨著微風輕輕飄落,輕輕的飛過筱絮的髮稍,腦海中想起和她一起打球、一起練舞、為排舞方式起爭執、一起吃冰、一起搶鶏腿,,,,,,突然胸中有一股悸動、一股衝動,我向前一步抱住了她,輕輕說道:「好,我答應妳。」

因為實在太累了我放學看到焰的第一件事,就是叫他把我拖回家扔在床上一覺到天明,結果忘了告訴他我跟筱絮交往的事,運動會一開始又見不到面,就一直沒跟他提。放學時因為他們班還有事要處理,我就和筱絮先回去了。

「鈴~~~」嗯….我努力的睜開眼看看鐘,9:00?焰應該不會現在打來啊!我納悶而緩慢的接起電話「……喂?」
「早安啊!你還沒起來啊?」一道甜美的女音響起,是筱絮。
「陪我去逛街吧!你應該沒事要忙吧!」
「小姐,今天補假ㄟ!讓我多睡一會兒吧!」我萬般無奈的說。
「別賴床啦!出來逛啦!」
「嗚~~~我想睡覺啦!」我苦苦哀求。
「沒得商量!起來啦!已經9點了!」
「好好好!我三十分鐘後到你家門口好嗎?」
「OK!See you later!」

我想我不是個好情人,因為我實在沒耐性陪她逛街,逛街一小時好像打了三小時的球,又累又睏,還要提一堆大包小包的,一進百貨公司,感覺強烈的冷氣快把我凍死了,我忍不住在心裏嘆氣,如果和焰出去玩,他一定會堅持幫我拿東西,他知道我怕冷,一定不會帶我到這種冷的要死的地方….突然覺得自己很好笑,竟然拿筱絮和焰比較,不過,看著筱絮快樂的像隻蝴蝶到處飛舞,我覺得辛苦是可以忍耐的,也許只是一開始不習慣逛街吧!我和筱絮逛完就去吃中飯,聊天聊得天南地北,總覺得有她在身邊,感覺很好。等我提東西到她家後,我覺得我實在走不動了,頭暈暈的,可能是沒吃早餐又吹冷氣所以血壓降低了吧!我不想走回去,只好call焰過來載我,手機剛打開,鈴聲馬上響了起來,我下了一跳,是焰打來的,呵~~我們還挺有默契的說。
「午安!焰,我正要找你說!」我像見到救星般。
「午你的頭,你沒吃早餐就跑哪了?你不知道我會擔心嗎?自己的身體又不是不清楚!你……」
在怒吼聲還沒結束我就先打斷了「好啦好啦!對不起嘛!下次不會了啦!我現在好累,你到十全路的麥當勞接我,我走不動了。掰~~」
果然不到五分鐘,充滿爆發力的陽光身影著急的出現在我面前,
「翔!你還好嗎?怎麼會跑到這裡?」
「還好還好,我跟筱絮出來約會,她很開心,但我累的半死。」唉!我眼皮快垂下來了說。
「跟筱絮約會!?」他突然大吼,瞬間把我的瞌睡蟲嚇跑了一半。
「對喔!我忘了告訴你,校慶那天筱絮跟我告白,然後我答應要和她交往,所以她成為我第一個女朋友了。」我笑了笑,想把我的喜悅和焰分享。
焰訝異的看著我「……你…喜歡她?」
「對啊!有何不妥嗎?」焰看起來很奇怪,可能是太震驚了吧!畢竟我第一次交女朋友。
「沒……你喜歡……就好」
「快載我回去啦!我快不行了說。」
「喔…好…」

所謂”日新月異”這句話不知適不適當,我跟筱絮交往的事,沒多久就傳得滿城風雨,成為大家茶餘飯後閑聊的話題。很奇怪的,從那天開始,除了上學以外,焰下課時間都不來找我了,放學我又跟筱絮回去,晚上即使有空,他也沒來串門子通常假日他會來我家過夜,現在都不會了,我一直在找他,而他一直在躲我,我不知道怎麼回事,怎麼突然變成這樣呢?我百思不解,終於在某天放學提早到他的教室堵他,
「ㄟ!你到底怎麼了,最近為啥一直躲我?」
他看見我似乎有點訝異「沒有啊!最近比較忙啊!而且你應該多陪陪筱絮,別老跟我混在一塊兒。」
「你說什麼?!」我突然大吼,把他嚇了一跳,也嚇到我自己,我覺得這句話傷到了我,但我不知道哪裏出了問題,我覺得很不安,覺得我們突然斷了原本緊密的關係,覺得他就要離我而去,覺得他突然離我好遠,到底哪裏不對勁呢?我心裏一團亂,他沈默的看著我,然後說「沒什麼。」轉身就離開了。我想追上去,可是又裹足不前,因為我不知道我為何想追上去,他既然說沒什麼,我就不該再追上去纏著他不是嗎?可是為什麼會那麼難過呢?他是不是要告訴我什麼,卻沒有說出口呢?我們應該是無話不談的好友,不是嗎?

不斷的思索卻仍找不到答案,我只好把它壓在心底暫時不管,我的低氣壓蔓延到學校,筱絮見到我第一句話就是:「ㄟ!你們兩怎麼啦?一個月下來都擺出一張死人臉,蠻稀奇說,你們也會吵架啊!」
「唉!我們沒吵架啊!不知道怎麼了…」
筱絮也不知怎麼幫我們,只好放學陪我去散散心。

公園裏因為下雨,沒什麼人,帶著混亂的心情,想起以前小時後和焰在這裏玩捉迷藏,我每次都從一數到十,然後直接跳到100就去找人了,還想起以前練吊當杠時,從上面摔下來,我沒哭,卻把焰給嚇哭了,他邊哭邊安慰我這個沒哭的人說:「不痛不痛,翔翔不痛唷!」我看的傻眼,倒是忘了傷痛……想著想著突然很想大哭一場,我轉身輕輕吻住了筱絮,想要尋求慰藉,冰冷的雨水打在我們身上,我突然很渴望,渴望那雙溫柔堅固的臂膀,我發現,我已經習慣焰的陪伴,突然的疏離讓我無法適應,為什麼呢?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呢?為何不能再像以前一樣玩在一塊兒呢?我從輕吻變成熱吻,希望懷裏的身軀能給我一點溫暖,臉上的濕意已分不出是雨水還是淚水…..
突然樹後走來了一個人,我和筱絮來不及分開,我想是被看見了,真尷尬說,回頭一看,
「……焰?」我楞楞的發出微弱的喚喊。
「嗯……抱歉,我不知道你們在這兒,我…….先回去了」說完話,他像逃命似的狂奔離去,我傻傻的楞在那兒,覺得心好痛好痛,身體好似撕裂般呼吸困難,筱絮拍了拍我:「你快追啊!你們之間若有誤會就趕快解開啊!一個月來看你這樣我頗難過的,你還愣在那兒做啥啊!」
我大夢初醒般衝向他家,已經鎖上的門好似在拒絕我似的,我拿出他給我ㄉ備分鎖開門,聽到水聲我馬上奔到他房裏,我用力的敲著浴室的門大吼:「焰,出來呀!我們談談好嗎?」
水聲停止了,裏面傳來焰驚訝的聲音:「翔?你怎來了?」
「我不能來嗎?你出來一下好嗎?我們聊聊吧!」我心亂如麻。
沈默一時瀰漫在整個房裏,外面的雨聲依舊嘩啦嘩啦的下個不停,天色不知何時已經整個暗了下來……
「你離開吧!沒什麼好談的,我很抱歉最近對你的態度不是很好,但是我…我….」他聽起來很痛苦。
「你怎樣?」我著急的問著。
「沒……沒什麼,你可以走了!我要洗澡了!」他突然大吼。
「你給我閉嘴!什麼叫”沒什麼”、什麼叫”我可以走了”,你現在就給我出來,給我說清楚你到底在躲我躲個什麼勁啊!」我發瘋似的把一個多月來的怒氣全吼了出來。
同時間,浴室的門”碰”一聲打開,他一絲不掛的衝出來「不然你叫我怎麼辦啊!看著你跟她出去約會,回來笑著說她如何如何,看你吻她吻到忘我,很浪漫嘛!你回來幹嘛?炫耀你有女朋友嗎?」
我嚇傻了,他第一次對我那麼大聲,「你…你該不會也喜歡筱絮吧?」
「媽的!誰喜歡那個娘們!我喜歡你啊!你都沒發覺嗎?我四年前就發現我對你並不止於兄弟或朋友,我愛你啊!你到底懂不懂我有多難過啊!你就在我身邊,我卻什麼都不能說,每次每次同眠共枕我都快克制不住自己對你的渴望,卻又捨不得放開你,你叫我怎麼坦然接受你有女友呢?」
…….我完全不知該有什麼反應才好,只是定定的看著他微紅的雙眸,他激動的一個箭步向前抱緊我,喃喃哀求「別討厭我,別討厭我好嗎?我不想多求什麼,我們還是朋友對吧!你不會離開我吧!翔,翔,你回答我啊!」
我感覺到他在害怕,緊摟著我的強健雙臂好似怕我消失似的微微顫抖,但這個消息太霹靂了,我的思緒太混亂,就像電腦當機一樣,我無法處理這個訊息,
「給我一點時間好嗎?我現在頭腦一片混亂……」
焰猶豫了很久,還是放開了我,
我轉身輕輕的離開。
我日也想,夜也想,拼命想厘清我是否真的喜歡筱絮,想厘清我對焰到底抱著什麼樣的感情,我該如何區分友情和愛情呢?我很確定我是個異性戀,我有可能愛上焰嗎?如果不是,以後我們還能是朋友嗎?那他不是會很痛苦嗎?如果我愛上他了,那接下來該怎麼走呢?他的父母會怎麼想呢?我爸媽又會怎麼想呢?這一切對我來說已經超過我能處理的範圍了。

一整夜我無法入眠,一直以來,我視他的好為理所當然,例如多年來不變的晨間morning call、中午第一時間衝下樓幫我買便當、每次我生病,他都急得好像我快死了、晚餐時間如果兩家的大人都不在,他會親自下廚,絕不準我吃泡麵、我太懶的時候他會幫我洗衣服……..有太多事我今晚才想到,才知道我多麼依賴他,也才知道我傷他傷的有多深,當我興高采烈的說出我和筱絮交往的事時,他是怎樣的心情?當他看見我和筱絮在雨中接吻時,又是怎樣的心情?我這顆全校前十名的頭腦竟然像裝滿豆腐般不靈光,我怎能如此傷害他?四年了啊……他怎麼熬過來的呢?我到底在搞什麼啊!
原本以為隔天再見面會很尷尬,不過沒有,像回到從前一樣,打打鬧鬧的上學去,雖然焰什麼都沒提,但他濃濃的黑眼圈明白的告訴我,他也一夜無眠。我想他在等我,等我給他一個明確的答案。也許我該快刀斬亂麻,可我沒有馬上和筱絮分手,怕影響到即將到來的期考。

期考結束的星期五,我立刻飛奔到小港找我的小表哥,他大我12歲,我知道他有個同性情人,因此被我姑丈趕出家門,搬離了台南,到小港工作。在他家住了兩晚,徹夜長談了兩晚,他問了我很多很多問題,從過去、現在到未來,我思考了很多很多,眼淚擦了又流,流了又乾。星期日晚上11點多回到家,才發現手機裏有焰傳來的簡訊,寫了二首我高一時的成名曲:

離開真的殘酷嗎 或者溫柔才是可恥的
或者孤獨的人無所謂 無日無夜無條件
前面真的危險嗎 或者背叛才是體貼的
或者逃避比較容易吧 風言風語風吹沙
往前一步是黃昏 退後一步是人生
風不平浪不靜 心還不安穩 一個島鎖住一個人
我等的船還不來 我等的人還不明白
寂寞默默沈沒 沈入海 未來不在我還在
如果潮去心也去 如果潮來你還不來
浮浮沈沈往事浮上來 回憶回來你已不在
一波還未平息 一波又來侵襲
茫茫人海 狂風暴雨
一波還來不及 一波早就過去
一生一事如夢初醒
深深太平洋底 深深傷心
-------------傷心太平洋

聽見星星歎息 用寂寞的語氣
告訴不眠的雲 是否放棄日夜追尋風的動靜
心事不停累積 變成臉頰的淚滴
你始終沒留意 我特別在乎你
你卻像風一樣 左顧右盼而行
全世界只有你不懂我愛你 我給的不只是好朋友而已
每個欲言又止淺淺笑容裏 難道你沒發現我渴望訊息
我應該如何讓你知道我愛你 連星星都知道我心中秘密
今夜在你窗前下的一場雨 是我暗示你我有多(麼)委屈
你還不懂雨永遠不會停
-------------------暗示

淚不禁奪目而出……從那天過後已經經過一個多月了,我知道他等怕了,而我也已經找到答案和決定了,該是讓一切厘清告一段落了。於是我回了簡訊給他,也是一首歌詞:

把雲剪成片段 拼成你得模樣 加上一抹微笑當陽光
隨意哼一首歌 聲音越唱越亮 把你唱入我的心中
………………………………………………………….
我的心要墜毀 眼看就要粉碎 給我重新愛伱的機會
Sorry~~My love I really love you 你身後的星光始終不停溫暖我~~
Sorry~~My love I really love you 給我重新愛你的機會
幕然驚覺到你留下的 每一份回憶 仿佛是我生命中的洗禮
--------------給我重新愛你的機會

我回傳簡訊沒幾分鐘,焰就以萬馬奔騰之姿衝來我家,手舞足蹈的對我又親又抱,好像中了億萬樂透般,嚇了我一大跳,因為那時候已經是半夜12點了,他偷偷從相連的頂樓(我們兩家是相連的四層透天樓)走到我家,我才知道他等了三天,等我回簡訊……。

他紅著眼看著我,輕輕的,有點試探性的吻了我一下,確定我沒有反感後,露出了一抹久違的笑容,唇又覆了上來,由輕吻慢慢變成深吻,靈活的舌尖在我口中舔舐,慢慢鬆懈我僵硬的身軀,結實的雙臂怕我消失似的緊環著我,濕熱的吻慢慢下移,經過下巴,滑過喉結,溫熱的大手沿背部往下遊移,下腹竄升的熱流讓我的大腦慢慢失去思考能力,突然胸前一陣濕熱,全身竄起一陣快感,我嚇得回過神,才發現襯衫的扣子不知道何時被解開了,焰正用舌尖逗弄我的乳頭,我慌忙的推開他,情緒一時理不清,一來是因為不太習慣被動而有點彆扭,二來是訝異自己竟然不覺得噁心,我確實無法接受男人,但焰明顯成為一個大例外,令我感到不可思議。焰被我推開後,先是一臉失望,在看到我紅得媲美關公的臉後,又笑得一臉幸福,他知道我幷不排斥,只是不習慣而已,
「翔,你愛我嗎?」
「……我對你不完全是那種愛,我需要時間……再等我一段時間好嗎?」我本來怕這樣回答會傷到他的心,但他卻笑開了臉說:「這樣就夠了。我會等你,四年我都等了,只要你能回應,等多久都沒關係。」
後來我們做了個約定,就是要等我滿18歲以後才可以跟我發生更親密的關係,那一夜,我們相擁入夢,一覺到天亮,可能是因為緊綳的心情突然放鬆下來,睡得太沈了,結果隔天我們一起遲到,打破了零遲到紀錄*_*

雖然很愧疚,但我還是跟筱絮分手了,很意外她沒像電視劇裏的女主角一樣甩我一巴掌,不然我當天可能又要上八卦頭條了!她只是把頭埋在我胸前,靜靜的流著眼淚,不能理解為何突然分手,讓我很想衝動的把理由告訴她,只是理智清楚的告訴我,不管我對她有多少歉意,我也不能坦然的把理由告訴她………

在弄清自己的感情歸向後,情緒也穩定許多,期末考考得比期中考好很多,所以我跟焰都可以不用參加寒假輔導,我表哥和他的情人、我、焰,四個人開車北上,繞過臺北到東部,第一天晚上住礁溪,第二天到慈濟大學逛逛,我真是愛死了靜思堂的建築,走在潔白的階梯大道上,感覺自己好像皇帝^_^。第三天在太魯閣玩,遇到一家四口人,那個爸爸長得蠻帥氣的,跟焰一樣的古銅色臉龐,大冷天裏竟然指穿一見長袖休閑服,跟焰一樣完全不怕冷,我還問焰說該不會是你失散多年的兄弟吧!我們以為他三十歲左右,結果一問已經四十二了!

當天因為沒有事先訂房,青年活動中心只剩八人房,只好開到吉安找汽車旅館。第四天原本要到台東走南橫回高雄,結果改變行程走中橫,真是冷到爆了,但真的很美,中橫一年四季的景觀千變萬化,記得以前有一次和焰來是在八月,景色很普通,但下過綿綿細雨後,雲霧飄升,山谷景物忽隱忽現,開到2000公尺左右,腳下一片雲海,如旅仙境。冬天又是另一幅景象,所有的樹木都被白雪覆蓋,荒冷刺骨的風狂嘯高吼,一整片銀白無聲的世界,使得整座山好似進入冬眠狀態,儲存精力等待下一季的復蘇綻放。過了合歡山後一路下坡,車速像烏龜一樣,開的相當謹慎,中途還看見別台車洗溝,在一個小轉彎後,表哥突然把車停下來,我們納悶得看著他,他說:「嗯…..煞車怪怪的ㄋㄟ…….」我們開始很緊張,因為接下來都是下坡,幸好車子再度啓動後,轉一個彎,出現一間救世主般的修車廠,檢查之下是煞車綫燒斷了一半…….感謝神啊!真是命大,因為我在修車廠旁看到很多撞得稀巴爛的轎車,老闆說這裏車禍很多,都因為煞車綫燒斷造成的……..。


(人稱觀點轉換成焰)
高二真的是高中最快樂的日子,因為高三…….不是人過的日子,特別是升學問題,像我們這種中等學校的學生,要考上前五志願是不可能的,翔想念師範院校,但我不想,所以開始考慮中間排名的大學,列出了幾間:中山、中興、中正、成大,念中山就得住家裏,那我們的關係恐怕很難瞞過父母,念成大的話,二年級以後可能要住翔他姑姑家,有鑒于他表哥的教訓,我們還是別冒險的好,最後決定念中正。費神的填完志願卡後,大氣不喘開始猛打工,想說哪天真的為了這段感情而和家人決裂時,能有自己的經濟能力。放榜前一天晚上真的緊張得睡不著,所以又從頂樓溜到翔的房間,
「明天一起上網看榜單嗎?」我摟住他問。
「當然啊!先看你的榜,再看我的榜…….焰啊!萬一我們不同校怎麼辦啊?」
「一定會的啦!我們排志願排得那麼久,神會祝福我們的啦!」我安撫的拍拍翔的背,跟翔對坐在床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d1225 的頭像
asd1225

小小皮蛋,滾走天下!

asd12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