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上))


今天是星期三,雖然翔今天10點才有課,不過我想現在就把他叫醒,跟他閒扯一下外加約會。因為他室友三個今天八點都上課去了,房裏只剩他一人,我輕輕在他床邊坐下,細細的注視他熟睡的俊臉,看了18年還看不膩的清晰輪廓,深邃端正的五官,一時捨不得把他叫醒。過了一會兒,他扭了扭脖子,好像是感覺太熱,把上半身的被子掀到一旁,鑲著兩顆粉嫩蓓蕾的結實胸膛,隨著呼吸上下起伏,優雅勁瘦的腰綫也一覽無遺,他無意的小舉動挑起我心中的欲火,我開始天人交戰,想碰他又怕自己失控,害他等一下無法上課就遭了,但生理幷沒有心理體貼,冷靜不下來,就在我掙紮了一段時間後,他竟然轉身側睡,全身像無尾熊抱樹幹一樣抱著被子,漂亮結實的俏臀一覽無遺,又因為蜷縮屈膝,後穴也微露了出來,我不禁想到自己進入他,那種甜美的、緊窒的快感,下腹不斷湧起熱流,我俯下身,用單手撐住身體,親吻著他的頸項,另一手愛撫著他身上的敏感帶,他微微扭動身軀,呻吟了一下,捲翹的睫毛顫動了一下,半張著迷濛的黑眸,呆楞納悶的看著眼前的臉孔(我的),我停下來好笑的看著他,過了一會兒,他眼睛終于完全張開,
「焰?….你怎麼在這?現在幾點了?」翔邊打呵欠邊問。
「八點多而已」我壓住他,準備用一個小時紓解情慾,40分鐘讓他休息好上10點的課。
「喂!一大早發什麼情,我還沒睡夠啦!下去好嗎?」翔輕聲抗議。
「讓我做嘛!上次碰你是上星期六,到今天已經四天了,我憋不住了嘛!」我祭出撒嬌功,因為翔是吃軟不吃硬的。
「焰,我……」我直接用嘴封住他未竟的話語,手撫上他的要害挑逗他,他難耐微惱的扭了扭身軀,然後又無奈的放鬆了身體任我上下其手,我知道他順著我的意了,我高興的用額頭摩擦他的臉龐,表示謝謝他配合我,他擡起頭親吻我,我興奮的用下體摩擦他的,手仍不停挑逗他,他不住的呻吟,雙手攀緊我,我欣賞著他漂亮的粉紅色龜頭,下身脹得更大,一直都很想舔舔看,看看它嘗起來的感覺如何,可是怕嚇到他,所以一直沒做,但當下我決定試試,我往下把頭埋在他的雙腿間,
「焰!?你做什麼?這樣好怪!你起來啦!」
翔慌張的想退後,但腰部以下被我固定而動不了,
「別緊張,這沒什麼,我一直都想這樣做,你別緊張,讓我試試好嗎?」
我沒等他回答,就迫不及待的舔弄起來,翔低吟了一身,欲望彈動了一下,我把它含進嘴裏,用舌根吸壓龜頭,翔弓起身體,用力的搖著頭呼喚我的名字,美麗的身子微微泛紅,我更加用力的吸它,一手輕捏他的乳頭,一手擠壓兩顆小球,翔忍不住低聲鳴咽,本能的在我嘴裏抽插起來,過了一會兒就射在我口裏,感覺沒什麼腥味,也不太苦,隨著熱液的注入,仿佛翔的生命之泉流入我體內,心中有股莫名的感動不斷擴散,仿佛即將溢出般漲滿胸口,我用最後一口熱液塗抹在他的後庭,他則是攤在床上喘氣,任我把他翻轉過去,濕潤的睫毛扇呀扇的,靈動的黑眸帶著一層朦朧的水氣,紅艷濕潤的嘴唇微張著,柔軟烏亮的髮絲披灑在枕上,頸部以下一點一點散佈著我留下的吻痕,這模樣說有多誘人就有多誘人,我將一根手指輕輕插入他的後庭,雖然已經做過無數次了,但只要超過兩天沒做,它又變得很緊,進去真是爽爆了,接著當然是按照我的計畫進行囉!只是不小心多做了20分鐘……差點就要被他禁欲了說。

新生杯很快就開打了,我報了男籃,系上有不少好手,配合起來真是過癮,不管我傳球多快,他們都不會lost掉,控球率頗高,讓我猛進球,我們在冠亞軍時遇上地環系,打得有點辛苦,但還是贏了,當場邊響起如雷的歡呼聲時,我真想把隊友抱起來轉圈,因為中學時代沒打得如此過癮過,翔還調侃我,叫我乾脆把最合的隊友抱回家當新情人,好好培養默契,以後可以打遍天下無敵手。相較於我,翔就沒這麼開心了,報名截止那天,他一見到我就說:
「焰!焰!我快氣瘋了,你知道我有多委屈嗎?我們班男生加我只有七個,有三個報羽球,二個報撞球,連基本的排球隊都組不出來,嗚~~~我好難過啊!我飛越排球場的傳說就此終結了啦!嗚~~~」
我苦笑著安撫著他,我知道他很愛玩排球,高中時代有個封號叫「飛越羚羊」,原本準備在新生杯挑戰各家好手,現在都還沒比就胎死腹中,不難過是不可能的,我問他:
「那網球呢?這總有報吧?」
「沒啊!排球不能打,我當下就捨棄我最愛的網球。」翔一臉哀怨說。
「啊?這是兩回事吧?不然你報什麼?撞球嗎?」我知道他撞球打得還可以。
「對啊,但我還報了羽球單打和雙打。」翔喪氣的躺入我懷裡。
「啊?羽球?」我傻眼,羽球他不常打,程度跟桌球差不多。
「沒錯,我要挑戰不可能。」他擡起頭,俏皮的笑了笑。
「…服了你,你高興就好。要吃飯了嗎?」我親了他一下問。
「好啊!我要大吃大喝一頓洩恨,去大吃市嗎?還是活動中心?」
我們邊討論今晚的菜單邊走出宿舍,經過女生宿舍外時,看見許多情侶也正要出門吃飯,我看著身旁正在構思報告怎麼寫的俊美情人,幸福感像由骨髓製造出般,隨血液流遍全身,心中滿滿的都是甜蜜,真希望這樣的時光別流逝得太快,「慢點,再慢點」,我在心中不斷禱告,祈求上帝給我們多一些時間,讓我們能夠一起成長茁壯,未來不管會有多少風雨,我們都能沈穩以對。在翔的哥哥發現我們的關係時,翔的臉白得令我心痛,是我把他拉上這條不歸路的,當時我曾有放棄的念頭,不希望他煩惱、為難,但我的個性是不可能放棄的。如果,我愛上了天使,而他卻不知道我的心意,我想我會讓他自由飛翔,只要他快樂就好,但如果天使發現了我的心意,即使得折斷他的羽翼才能留住他,我想我會狠下心這麼做。我不會輕言放棄任何夢想,不論成敗都要冒險一試,放手一搏,翔常說我有燒不完的能量,永遠衝在第一綫,也是這樣的勇氣,讓我下了守護他的決心,我絕不會讓他因為和我在一起而受傷害,感情是我倆的事,其他人沒有介入的權利,我會這樣堅持下去,一切的非議我會承擔。

翔:
你在
我門前出現
細雨中
你沒有打傘
幾縷濕潤的頭髮
盪在眉間
你笑著說
好想見面
意外喔
震動了我心弦
一時間
只是默默無言
你說聲抱歉
笑容僵在唇邊
你黯然
你轉身
我呼喚
你回頭
我上前
剎那間雨珠都閃爍如光圈
我們擁抱在
雨季中的春天
------------------雨季的故事

翔比的羽球賽程相當緊湊,同一天打雙打加單打,比了好幾場,單打時遇上研究所一年級的,對方一直吊小球還猛殺球,害翔被電得很慘,一整天下來累得說不出話,而隔天就是國慶日,也是我們兩系聯合迎新宿營的大日子,我們到某某水庫露營,我跟翔剛好分在同一小隊,同一隊的還有一個我要介紹,他綽號阿歲,是個怪胎,也是跟我一起參加新生杯的隊友(當然跟我同班),他的眼睛有點細長而且上揚,但臉長得算不錯(當然沒有我的翔帥啦),留著三分頭,嘴巴很賤,人很搞笑,跟翔差不多高,還有一個跟翔同班的男生阿傑(他和阿歲是室友),不是怪胎但也很搞笑,比翔高一點,等會兒會提到他們兩的爆笑事。
宿營地點有一項特別之處,就是廁所非常乾淨,而且營區沒什麼蟲。第一天白天都是大地遊戲(一種需要團隊合作,共同破所有關卡的遊戲,可能需要動點腦筋,也可能是肢體性的活動,也可能純碰運氣,輸的隊伍要接受一些奇怪而丟臉的懲罰)。晚上吃過飯後,當然是營火晚會啦!接下來在9:30分左右,我們開始夜遊活動,活動中會經過四個關卡,三關是演戲,大意是:早上8:30柳丁銀行的柳丁被搶了,請找出兇手,(以下是推理性的東西,沒興趣的人請跳到:(轉換人稱觀點)夜遊回來……)
第一慕:有一個長髮女學生衝進廁所(百貨公司的廁所),他右手腕包著綳帶,左肩背著一個大袋子,她撞倒了一個掃厠所的老婆婆,然後態度不佳的離開了,因為她趕時間。
第二慕:有一個女學生在逛百貨公司(在柳丁銀行隔壁),一個長髮男子背著一個大袋子,腳一跛一跛的奔跑著,不小心撞到了女學生,大袋子掉在地上,女學生好心要幫他撿起,他卻阻止她撿,還說袋子裏裝炸彈。在長髮男子走後,一個長髮女警進入百貨公司,到處問有沒有人看見柳丁銀行搶案的兇手,因為聽說嫌犯是個長髮的人,性別不明,腳一跛一跛的,手上包著綳帶,女學生立刻向警方表示,他剛剛撞到一個長髮男子的情形,然而,當女學生描述完時,剛剛那個男子又出現了,但他這次沒拿袋子,而且頭髮剪短了,她馬上指認給女警看,在女警的質問下,男子說他剛剛回家,然後又到理髮廳理髮,但當他解釋完後,女學生發現,長髮女警的腳也一跛一跛的……。
第三慕:一位警員進入柳丁銀行對面的早餐店調查,裏面只有老闆和一位客人,客人穿著拖鞋,身旁放了個大袋子,警員不敢貿然詢問,只好詢問老闆,但老闆只說他是常客,每天8:00準時到店,今天搶案發生時,他也還在店內,老闆不肯多說其他。警員不放棄,詢問客人的大袋子裝什麼,客人馬上回答:「沒有柳丁」警方覺得很怪,他都還沒說柳丁被搶,那個客人怎麼知道?
第四關是證據關:警方找到的證據有:繃帶,一雙拖鞋,一個大袋子,一堆葡萄柚,但沒有柳丁。
提示:嫌犯是個長髮的人,性別不明,腳一跛一跛的,手上包著繃帶。
所以嫌犯是:1.掃廁所的老太太。2.包繃帶的長髮女學生(沒有跛腳)。3.長髮跛腳的男子(沒有包繃帶)。4.逛百貨公司的女學生。5.長髮跛腳的女警(沒有包繃帶)。6.早餐店的老闆。7.吃早餐的客人。
你知道答案了嗎?

答案是第三個,事情是這樣的,跛腳男子本來是沒有跛腳的,但他的手有包繃帶,穿著拖鞋,他行搶一袋柳丁,為掩人耳目,他跑到女厠所,不小心撞倒了掃厠所的老婆婆,由於他留長髮,老太太以為是女的,他這時覺得自己包綳帶太明顯,所以把綳帶解下丟到袋子裏,他從女厠出來後,不小心采到積水跌倒變成跛腳,後來又撞到女學生,當他出了百貨公司(廁所是在百貨公司裡)後,就把拖鞋丟到袋子裏,這才發現袋子裏裝的不是柳丁而是葡萄柚,他一氣之下把袋子整個丟棄在銀行門口,然後回家穿鞋子,再到理髮廳理髮。所以當他回到百貨公司時,已經沒拿袋子了,而其他選項只是在混淆視聽而已。

(轉換人稱觀點)
夜遊回來大概11:00了,焰系上準備了一個驚喜的節目----慶功宴,慶祝他們拿下男籃冠軍,在做了很多遊戲外加大吃大喝後,他們每個正式球員必須在一分鐘內喝下1000c.c.的紅茶,如果喝不完可以請一個我系上的人幫忙喝500c,c,,因為有兩個球員沒來宿營,所以只有焰、阿歲(怪胎)、和阿德在場,我幫焰喝一半,阿歲請阿傑喝一半,阿德請他女友喝一半,為何要提這個呢?因為喝完後不到十分鐘,阿歲和阿傑就開始跑厠所,原來他的紅茶裏加了瀉藥,大家很沒良心的在厠所外面笑他們,我和焰就開始擔心,剛剛不知喝了什麼,沒錯,接著是阿德和他女友,他們拿到的紅茶是加安眠藥的,這算最幸運的。最後發作的是我和翔的那杯,當我開始覺得身體有異樣時,我終於開口:
「你們到底加了什麼?」
那群死沒良心的人笑到說不出話,等我越來越不對勁時,終於有人開口:
「我……我們…哈哈~~~~加了半、顆、威、而、剛,哈哈~~~~~~~~~~~現…現在感覺如何啊?哈~~~~~」
「…………」威而剛不是很貴嗎?這群該死的東西竟然下的了手……
當時已經11:55了,值星官規定12:00開始不能任意踏出營區,所以我跟翔只好忍耐到12:05才跟值星官報備我們吃壞肚子,要在厠所蹲些時間,因為大家都留在營區,所以沐浴間已經沒有人了,焰十萬火急的把我壓在墻上,相互愛撫脹得難受的下體,但可能是藥物的關係,我們在解放了一次後,身體還是覺得不夠,這對我來說是非常罕見的,因為我的性欲向來不強,焰決定要做從後面來一次全程的,這時外面突然響起值星官的聲音:
「第四小隊的,拉屎要拉那麼久嗎?不要因為厠所很乾淨就在裏面鬼混!趕快出來!」
我們聽了只好由裏向外喊,把事情的原由告訴值星官,可能是覺得尷尬吧!值星官沈默了一下,才說:
「那你們慢慢解決,好了來找我報到,讓我知道你們已經回營區了。」
我跟焰都鬆了一口氣,幸好值星官是女的,她沒有走進男厠所,不然她會發現我跟焰在同一間沐浴間。那天晚上我真的恨死那種為全男性造福的藥,平常的焰就已經讓我招架不住了,而這次真的是做到我求饒都無效,最後我不是走回營區的,是焰把我抱回去的(反正大家都睡了),由他向值星官報到。後來因為我們回去時大家都睡死了,根本踏不進帳棚(因為有的人直接”橫屍”在帳棚門口),於是我們拿著自己的睡袋窩到營火旁邊,噴上防蚊液,將睡袋底部部份重疊,相擁而眠,剛開始因為覺得很新鮮而睡不著,我們看著天上幾乎滿月的圓形輪廓,月光相當亮,地上不用打燈都看得見,雲蠻多的,看不到星星,尚未燒完的營火暖和了我們的身體,而我們彼此溫暖彼此的心,我們就這樣躺在寂靜的草坪上,想起從小的點點滴滴,焰還說,因為我的眼睛很大,水汪汪的,他第一次看到我還以為我是女生呢!那時候好像才五歲。時間過得好快,我們已經升大學了,已經成年了,已經過了哭鬧耍任性的年代了,對未來不能只懷著美麗的憧憬,而要考慮一切現實的因素,但我們都還年輕,人生才剛開始,就像剛才營火晚會唱的:「燃燒吧!火鳥!」我們的生命之火正熊熊燃燒著。涼風微微的吹著,整個世界靜得好像只剩我們兩個人的呼吸聲,我們親吻著彼此,互道晚安的聲波傳到彼此的心中,像水面的漣漪般暈開,流滿了全身的甜蜜---是感動,是滿足,是幸福,是珍惜。我鑽進焰的懷裏,焰看著皎潔的月色緊摟著我,一起沈沈入睡。

焰:
背靠著背坐在地毯上
聽聽音樂聊聊願望
你希望我越來越溫柔
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
你說想送我個浪漫的夢想
謝謝我帶你找到天堂
哪怕用一輩子才能完成
只要我講你就記住不忘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
一路上收藏點點滴滴的歡笑
留到以後坐著搖椅慢慢聊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
直到我們老得哪兒也去不了
你還依然把我當成手心裡的寶
--------------------------------------最浪漫的事

第二天早上又是大地遊戲,但今天的大地遊戲比較有趣,破關會有遊戲用的錢可拿,其中最好拿錢的是教堂關,因為每小隊若有一對新人,就可以收到三千元的補助,每小隊有9人,最多可以有四對新人,而且不限性別,可以同性結婚,因為我們男女比例是2:1,女生很少。最後因為結婚的人太多了,關主覺得很無聊,提出一項挑戰,如果兩位新人可以當衆接吻,加二千,現場馬上炒熱,男女當然不可能挑戰,所以大家都看向現場的同性新人,最後終於有兩對出來挑戰,其中一對失敗,另一對有輕碰到彼此的嘴唇,全場掌聲如雷,焰一直拉我的手要去挑戰,我不知為何感到很不安,怕大家發現我們是情人,所以我很猶豫,正當我騎虎難下時,關主又說話了:
「這樣不夠刺激啦!輕輕碰一下嘴唇算什麼!舌吻十秒加獎金一萬!」
全場都瞪大眼,想盡辦法要剛剛成功的那對再挑戰一次,那對新人直搖頭說:
「不行啦!不行啦!光碰到唇就夠噁心了,哪可能舌吻!」
焰好像看出我的疑慮,他告訴我,要演演戲,假裝很痛苦、很困難,一開始要不成功,當呼聲漸漸變高時輕碰唇,呼聲持續不止時再舌吻,十秒後立刻分開,要假裝很噁心。後來我照做了,其實我一直很希望有一天,我們可以公然擁抱、公然接吻,而不會遭受異樣眼光,希望有一天我們可以向全世界的人說我們相愛,而且得到大家誠心的祝福與支援,而不用躲躲藏藏,偷偷摸摸。真的如焰所料,我們的唇碰到一次後,現場氣氛直綫上升,後來我們伸出舌頭開始舌吻,現場頓時歡聲雷動,尖叫聲、口哨聲、吆喝聲、掌聲、敲打聲……所有聲音混合在一起,關主還怕我們的頭會偷偷分開,出手用力壓住我們,攝影組在旁邊猛拍照,關主開始讀秒,我突然好想哭,好想好想哭,偷偷緊握住焰的手,焰反手回握我……如果可以,如果現實允許,我想緊摟住他深吻,想告訴大家我們有多相愛,但這是不可能的,至少現在不可能,我只能靜靜的不動,聽關主的讀秒聲,在這短暫而不可思議的十秒裏,我想像我們站在真正的教堂裏,四周的喧鬧都像祝福聲,關主的讀秒是牧師的見證,一切就像夢一樣……當讀秒結束後,我和焰立刻分開,現場掌聲不斷,還有人喊安可,我發現我臉上一片濕意,原來我真的哭了,關主像發現新大陸般說:「哭了!哭了!新人哭了!」我反應很快的說:「因為太噁心了!」焰也苦著一張臉說:「容許我去廁所一下好嗎?不然我會吐在現場,那就太難看了。」關主立刻露出同情的表情說:「啊!真是太犧牲了!我們加碼到二萬好嗎?」現場響起”好!””當然!”等的應喝聲,然後是連續的愛的鼓勵響起,我慢慢聽不見身後的喧囂聲,視綫縮小鎖定眼前假裝奔跑向厠所的身影,我們最後在沐浴間擁吻,而我又哭了,我相信今天的一切我們會永遠烙印在心中,時時回味……

翔:
想找個人來分享
分享我的生命
藏在最深的夢
埋在最深的我
永遠站我這一邊
從不曾改變
而我同樣也會
支援他到永遠
他會專心聽我
當我有話要說
關於我們這世界
和生活的種種
也許我會犯錯
甚至有一點點迷惑
他會靜靜等候
卻不會輕易被我的想法左右
通常他不同意我
可是到了最後
他會瞭解我
想找個人來關心
關心我的生命
每一個思緒和每一次呼吸
他點亮另一盞燈
打開另一扇門
讓我學會去愛
我所有的恨
我不想要變成一個盲從的人
寧願試著看清所有的事情
當我閉上眼睛
渴望得到平靜
他會擁抱我然後輕輕地吻我
---------------------------Somebody

中午我們烤肉,正當大家努力的在大雨中生火時,我突然發現阿傑不見了,當我們開始準備尋找他時,才看見阿傑從旁邊的大垃圾筒爬出來,四周圍滿了大笑的旁觀者,他爬出來時還因為采到泥巴而跌了一跤,全場大笑,後來我們問他,才知道他和別隊玩大冒險遊戲,任務就是要在垃圾筒裡蹲30秒,阿歲也去玩了,因為我們後來看到他站在桌子上對著小黑學長跳鋼管舞,大腿還得擡起貼在學長身上呢!

宿營回來後我們全都癱在宿舍裏動不了,也因為宿營,我、焰、阿傑(我系上的)、阿歲(焰系上的)四人變成好朋友,因為阿傑和阿歲是室友,所以我們決定當晚要在他們寢室吃宵夜。當天晚上阿傑帶我和焰到他們寢室,因為他的鑰匙丟了,四隻備用鑰匙也全被他們全寢搞丟了,所以阿傑一到門口就猛敲門,還一邊大吼:「阿歲!開門!你在不開門我們就報警!」其他寢室的人都探出頭來看我們,我和焰都覺得好丟臉,大約過了三分鐘後,阿傑沒力了,我們想說阿歲大概不在,阿傑直接敲隔壁寢室的門,然後大搖大擺的帶我們走進去,隔壁寢室四個人都在,
阿傑對他們說:「ㄟ!你們陽台借爬一下。」
阿傑說的很自然,他們好像也已經習慣這樣的情形,我和焰可一點都不習慣,尷尬的笑著。我們從隔壁爬過來後,才發現阿歲在,而且一邊打電腦,一邊講手機,阿傑馬上大叫:「ㄟ!你在怎麼不開門啦!害我喊到快掛了!(其實阿傑你可以不用喊到這種地步的!)你還在裏面裝死!(對啊!阿歲你在幹嘛!)」
阿歲轉過來很痞的說:「沒關係呀!反正你們爬得很爽啊!你們可以爬過去再爬回來啊!我不會介意的!(但我們會介意啊!)」
然後他還很欠扁的對著手機裡的人說:「ㄟ!我朋友從陽台爬進來駡我耶!」「……」
那天晚上我們就在阿歲他們房間睡著了。(他們的室友都回家去了)

因為很久沒上高中的班版了,我隔天就上網去看看,才發現發生了不少事,有一對班對,他們畢業後做了,但沒多久就分手了,我看得好感慨,兩年的交往說散就散,好像再玩家家酒一樣,輕鬆沒有負擔,我和焰是多麼的珍惜彼此,因為這是段得來不易的情感,難道輕易的交往就能輕易分手嗎?他們實在太看輕感情了!接著又看到班上某些同學重考的消息,有些同學上大學後交了男女朋友等,有一件爆炸性的消息炸的我腦袋當場當機,筱絮暑假出了車禍,大學休學一年。

我和焰隔了兩星期後搭車北上看她,走進充滿藥水味的病房,我真不敢相信躺在病床上的憔悴女孩是那個跟我在網球場上奔馳較勁、大膽說愛我的女孩……,因為腦部手術,整個頭包著綳帶,皮膚變白了。筱絮看見我,睜大了雙眼,似乎非常訝異,我把要送她的水果和香水放在桌上,輕輕坐在床緣,筱絮遲疑的伸出手,我握住她,笑了笑,
「翔…焰…怎麼那麼久才來看我?我想說你不會來看我了…」
「對不起,我上上星期看了班版才知道你出事了。」
筱絮笑了,開心的看著我,問我大學好不好玩,發生了什麼點點滴滴,我和焰唱作俱佳的演給她看,她笑到眼淚直流。
我們要走的時候,筱絮突然叫住我,我回過頭不解的看著她,她遲疑了很久,後來終於開口:
「翔,當初我問不出口,現在我真的很想知道,為什麼和我分手。」
她突然問,我傻住了,我看向焰,不知該怎麼辦,焰對我笑了笑,然後對筱絮說:
「翔可以告訴你,你有知道的權利,但你要答應他不可以告訴別人。」
筱絮納悶的看著焰,然後點點頭。後來我告訴筱絮我和焰交往的點點滴滴
,我本來很怕筱絮會受到打擊,畢竟要接受自己男朋友和別的男人交往不是件易事,但筱絮居然一臉崇拜的對焰說:
「焰!你好強喔!花那麼多心力,如果是我我就做不到了說,真是太強了!」
焰楞了一下,然後得意的笑著,我則是完全傻眼。我們要離開的時候,筱絮大聲的祝我們幸福,還交代我說:
「我告訴你,如果焰欺負你,你就回來告訴我,我找一個比他壯的男朋友幫你教訓他。」
焰再旁邊直跳腳,說她是魔女,叫我不要被她洗腦了。
筱絮聽了就對我說:
「如果你對他膩了的話……」
「你要幫我教訓他嗎?」焰一臉不屑的說。
「No No No!我替補你的位置」筱絮一臉壞壞的說。
焰緊張的趕快把我半抱半拖的帶離現場……

這次去看筱絮,感覺很不錯,她似乎已經完全走出感情的傷痛了,這是個刻骨銘心的歷程,而她走出來了,表示她有所成長。

這是個變化萬千的時代,這世界,沒有一刻不在變動,生活在其中的我們,不斷的與我們所處的時代對話。然而,有些人、有些事物,不是說忘就能忘的,也有某些人、某些事是你必須學會忘掉的。

是的,這是個講求速度的時代,沒有什麼是一定的,有些夢,值得你堅持,有些理想,放棄比較明智。但不要被框框控制住了,要跳脫它,要創造自我,因為人有無限的可能。

「鈴~~~~~」不用懷疑,大清早會打來的非焰莫屬了。
「焰,我今天八點沒課,不要那麼早打嘛!」我一拿起話筒就抱怨。
「……翔……」焰不知在猶豫啥。
「怎啦?你很少這麼不乾脆ㄋㄟ,除了分手免談以外,其他的有屁快放啦!」
「那個…」
「哪、個!」
「……我爸爸……他死了。」
「……別開玩笑了,你在說夢話嗎?」
「沒有,我剛接到我媽的電話,說我爸自殺了……」
「……那現在要怎樣?」
「…請假回去吧!」
「你等我,我收一下行李。」
「你也要回去!?」
「當然啊!」
「ㄟ!是我老爸死了,不是你老爸,你跟我回去幹嘛?你有課耶!」
「課會比你重要嗎?你這呆瓜,再多說一句我就把你扔到太平洋餵魚!」
翔的爸爸好像是精神問題加重了,昨天家裏剛好沒人,焰的哥哥回去時發現他爸爸躺在房裏,他以為他只是在休息,但後來察覺房裏有一股怪味,才發現床邊有一大瓶農藥。自殺原因是精神疾病所致。

我後來有出席葬禮,這幾天,忙碌使焰變得憔悴許多,也沈默許多,能休息的幾個夜晚裏,他總是摟緊我入睡,整晚都不放開,只要我動作大一點,他就會驚醒,看到我還在他懷中,才又入睡。

可能是從小就跟爸爸感情很不好吧!特別是他爸爸開始會打駡他媽媽之後,焰甚至對他爸爸懷有敵意,所以他爸過世後,除了暫時性的情緒性悲傷外,焰幷沒有難過太久,生活就回到正軌了,

而這次回高雄,有一件令人驚喜的事。就在我們整理好行李,準備回嘉義時,焰的媽媽對焰說:
「小焰啊!好好念書,爸爸不在了,不要在擔心我了,我們會過得很好的,在那邊如果忙,不用常常回來,太辛苦了,通通電話就好。」
焰紅著眼,輕輕抱了抱媽媽,應聲好。焰的媽媽轉向我說:
「小翔啊!我家的笨焰就交給你了,要是你對他有什麼不滿,回來告訴媽,媽替你修理他!」
我和焰聽了都瞪大雙眸,面面相覷,後來是焰先打破沈默:
「媽,你…是不是知道我們…嗯…就是…」
「我知道,我知道,有一次我不小心看見你和小翔接吻,我嚇了一大跳,還為此難過了好一陣子,但後來我想開了,像我和你爸的感情,沒你們一半幸福吧!要你娶個不愛的女人,還不如順著你真心愛的人來得幸福多了。你和小翔在一起,一直都很快樂,雖然偶爾也鬥鬥嘴,但無傷大雅,你快樂就好,媽媽不求什麼,你也不用擔心媽沒孫子抱,反正你大嫂已經懷孕了,只要你能幸福,媽就滿意了,媽一直覺得對你們很抱歉,每次都只能看著你為了我,被你爸打,媽好難過,但又不能做什麼……你比你大哥勇敢多了,世界上仿佛沒什麼事能使你退縮,小翔是個聰穎機智的孩子,媽相信你們可以一起克服未來任何的考驗的!要事有什麼委屈,就回來家裏,我們都會支援你們的。」
我這時是一句謝語也說不出口,只是淚如雨下,焰輕輕拍拍我的肩,示意我盡量哭沒關係,焰的媽媽微笑的看著我,然後好像想起什麼事,突然嚴肅了起來說:
「雖然我不反對你們在一起,但小翔你的父母就不一定了,你暫時別讓他們知道,知道嗎?不然家庭革命是免不了的。」
我點點頭,我很清楚,除了哥哥已經知道,而媽媽反應應該不會太過激烈,爸爸是最大難關,必須謹慎處理。

在請了幾天假後回到嘉義,生活還是一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d1225 的頭像
asd1225

小小皮蛋,滾走天下!

asd12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