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聞02/20]「Miss 雷」風格解讀
無錫新傳媒網 2010年02月20日 11:29:15

001.png

Fierce(激烈、兇狠)風格,在時髦的漢語裡,有個最妙的對應「雷」。

儘管Lady Gaga是公認的「雷母」,
我們卻偏要以Madonna為Dolce & Gabbana
拍攝的春夏廣告硬照造型,來展開對「雷風格」的解讀。

很明顯D和G兩位先生的這一季形像以「日常」取代了以往的「性奇想」,

可還是有人把Madonna手持掃帚的那一幅,讀成「女巫」的形象。
鏡頭下,Madonna化身成為一個風情萬種的西西里婦人,
看起來「出得廳堂,入得廚房」,可人們卻在面對這些照片時,
還是一廂情願地希望她能舉起掃帚,放在胯下,然後施展她的魔法。

影像本身絕對沒問題,可這種誤讀卻恰恰反應了

公眾在Fierce橫行的時代裡,
對「昇華」的需求,而不僅僅只滿足於日常。

君不見在這個蕭條的時代,著名的女伶們紛紛「變身」:

Beyonce化身成為Sasha Fierce展露自己的「魔性」,
Rihanna成為荊棘纏身的古埃及太陽神,
Lady Gaga在新專輯中坦言自己是「怪物」。

cdb76c117382b833203f2e6.jpg
在這個邏輯下,先前那個毫不諱言自己是「物質女孩」的Madonna,

完全可能是一個潛藏在廚房、臥室和陽台的「巫婆」。
我們這個時代的大眾文化和時尚,已無可挽回地打開了「潘多拉之盒」。

Queer(酷兒)推倒了「防火牆」


在轉譯的過程中,「怪物」可以想當然地被翻譯成Monster,

然而Queer才最接近其本質,這也是Fierce風格最核心的內容。
回顧人類的歷史,被錯誤地處以極刑的,
不僅僅只是女巫異教徒,請不要忘記還有同性戀。

Queer本意為「怪異」,在20世紀後期被特指為同性戀文化。

這是一個很妙的詞,同性戀們拒絕在學術界沿用含有歧視色彩的其他稱謂,
Queer恰好把他們與所謂的「正常的性行為」區分開來。
性取向之爭只是一個導火索,
Queer研究的目的還是要討論清楚,何為「正常」,何為「反常」?

儘管,Madonna本人可能並沒意識到

自己已莫名其妙地陷入了fierce的語境裡,
卻從她走向舞台的那一天開始,便一直是同性戀們的Icon(指標)。
她大膽的性觀念和著裝風格,挑戰著主流價值觀,
早已把自己認同為Queer文化中的旗手。

她的尖錐胸罩和內衣外穿,
曾掀起多麼大的波瀾,引得教皇都要把她阻擋在「防火牆」外。
而20年後的今天,尖錐胸罩算得了什麼?要像Lady Gaga那樣會噴火才刺激。
Madonna與後輩女伶們「怪異升級」的風格相比,確實看起來已經完成了她的歷史使命。

這正是Queer文化逐步走向主流的明證,日積月累地下一點毒,
如今只有Fierce才能結結實實地刺激大眾了。



怪物的誕生


很多領域內,都能看到Queer的勝利。

男裝界,男人們開始自如地展示性感與柔弱的一面;
《費城故事》.《斷背山》和《男孩別哭》
都早已登上了主流得不能再主流的奧斯卡領獎台……
持續不斷地挑戰尺度,確實是queer革命的重要手段。
於是,fierce華麗登場了。

Beyonce的轉變最具典型意義,她的形象承前啟後。

作為hip hop女伶,她先前一直是bling風格的代表。
黑人藉由體育和hip hop音樂躍升為文化主流的過程中,
有個很不好的副產品,即他們對待queer和女性的態度,
比當初的白人更為保守與反動。
52nd Grammy Awards - Performance (14).jpg
每個著名的Rapper都在其歌詞裡含有過對同性戀的辱罵,

而他們身邊的女性也無一例外地成為炫耀其財富的附屬品。
仔細觀察bling風格,Jennifer Lopez的造型從來不缺碩大的金飾,
Beyonce也曾把自己塑造成性感女神。儘管她們的形像是21世紀的,
但就其本質而言和100年前的著裝哲學並無二致。

現代主義以前的服裝,強化的是女性的胸脯和臀部,

將之昇華為誇張的性感符號,有人甚至歸納19世紀女性著裝的
唯一目的是「展示男性的財富和社會地位」。
Beyonce終於發飈了,她坦言自己的內心住著一個名叫
「Sasha Fierce」的另一個自己。


她說:「當我站在舞台上,我變得具有進攻性 強大了,
不再為我的性別而感到害怕。我的聲音開始變得不同了,
我無所畏懼。我成為了另一個人。
」這句話可以視作解讀fierce風格的關鍵,

無論是穿著Gareth Pugh的Beyonce,

穿著Alexander McQueen「外星高跟鞋」的Daphne Guinness,
穿著Alexander Vaultier聳肩外套的Rihanna,
還是Nicholas Formichetti打造下的Lady Gaga,
無一例外地呈現出一種異常強大的磁場,是「魔鬼」也好,
是「妖怪」也罷,絕對不會有男人膽敢忽視。


Fierce風格考古


當然,Fierce並非橫空出世,必定有其獨特的文脈。

我們可以在女性主義與Queer文化,這對同一戰壕裡的姐妹身上,尋找答案。

黑人模特兼歌手Grace Jones可被視為最早的Fierce女神。

她相貌奇特,身高1米79,頭髮被剪成極短的幾何形,
穿墊肩誇大的外套。在後現代攝影技術處理下,她喪失了性別,
成了一個外表兇狠,輪廓銳利的外星怪物。在上世紀80年代,
寬大的墊肩是女性主義時裝的重要標誌。
它將女人的肩線強化為力量的象徵。
這顯然是今天Fierce風格一個標誌性的細節,
我們在Rihanna與Lady Gaga的身上都看到過誇張的肩線。

52nd Grammy Awards - Performance (4).jpg
早在1981年,Grace Jones穿著大墊肩的

Power suit很難讓主流時尚媒體接受,
卻意外在同性戀群體以及女性主義群體中,獲得熱烈的追捧。
當她被問及為何喜歡為同性戀人群表演時,
她說:「性戀通常更有品味。毫無疑問,他們更敏感,
對形式更在意,更藝術性,對新的事物也更易於接受。

形式主義既是Fierce風格的關鍵,也是80年代同性戀俱樂部文化的標誌。
彼時,英國的俱樂部中,Neo Romanticism風格的電子音樂和時裝盛行。
男人們撲上了厚厚的粉底,穿起了只有在戲劇舞台上才看得見的奇裝異服。
這些服裝把歷史整個地攪和在了一起。在今天古怪的Fierce風格中,
甚至歷史都是不夠用的,只有古代神話中的虛構風格才夠爆炸的當量。

有個名叫Vigilant Citizens的網站,便以解構Fierce風格中的神話原型為樂。

活躍在80年代俱樂部文化裡的行為表演藝術家Leigh Bowery
更是極端地體現了這種身體的表現力。在他怪異的服裝風格里,
既能找到神話,也能找到子虛烏有的奇幻念頭。
更重要的是,他是個滿身贅肉的胖子。

在今天Fierce的語境裡,
身材是不重要的,昂貴的行頭是不重要,年輕也是不重要的,
成為一個極富創意的怪物才是震撼群眾的唯一武器。


一兩年前,當我們都在高呼「80年代回來了」的時候,

誰也沒想到,這股潮流比任何人想像的都要來得更加猛烈與刺激。
誠然,Fierce風格的革命性也常為人詬病為以出位博眼球,
卻忽視了其歷史文脈。

我們在醉生夢死的80年代,
確實曾享受過自由扮演「怪物」的好時光。
只不過是艾滋病與財富泡沫的破裂,才讓人有所收斂。

新一輪的巨大蕭條,徹底顛覆了過往的價值觀。

或許把自己徹底拋出去的Fierce風格確實陷入了追名逐利的窠臼,
卻始終不能忽視Lady Gaga們的革命性。

她們對主流的入侵,同時也是Queer政治與文化的勝利。


「以暴制暴」,「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都應該Fierce風格的響亮口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d1225 的頭像
asd1225

小小皮蛋,滾走天下!

asd12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